阿里巴巴,“圆圆”的瓜

2020-12-01 09:00:04

今年3月,“淘宝直播负责人”赵圆圆从阿里离职,本是一件极其正常的人事变动,却在6月29日阿里的一个内网通报中被推上风口浪尖,成为近日电商直播圈中的一口大瓜。

1bf5834a2ebbeae3782aa7a018d6911d

网传阿里内网通报截图
首先要澄清一点,虽然此前坊间一直称赵圆圆是“淘宝直播负责人”,但赵圆圆当时的职位是淘宝直播UGC和频道资深运营专家(P9),并不是淘宝直播负责人。淘宝直播真正的负责人,是淘宝内容电商事业部总经理俞峰(花名“玄德”)。

但是赵圆圆对“淘宝直播负责人”“李佳琦、薇娅背后的男人”这些称号并不抗拒,在出席正式活动时在称呼上一直在打擦边球。

96ff111df978638f28eb121ce9aec967

今年3月赵圆圆从阿里离职时,曾对外界表示他将做一家MCN机构,阿里会是投资方之一。当时看来,赵圆圆和阿里应是好聚好散。但如今阿里的通报曝光,赵圆圆的离职顿时迷雾笼罩,其间隐情引发多方猜测。

处理结果爆出后,赵圆圆也以一种交织着冤屈、愤怒与淡定的矛盾心态对此事进行了回应。

4ad3846ee431338151e90e302591c912

e59787632408ccfbe61647160e56640f

双方各执一词,究竟孰是孰非?这场罗生门大戏才开始一天,还有不少瓜可以吃。
1.阿里:赵圆圆的“三宗罪”
赵圆圆,原名赵阳,1979年生人。2017年8月加入阿里负责淘宝直播业务之前,曾从事市场营销工作15年,并曾在奥美担任资深创意总监。
实事求是地说,在淘宝直播两年多的工作,赵圆圆还是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在其加入阿里的的第一个完整财年(2018年),淘宝直播创造了近1000亿元的成交额。
与此同时,淘宝直播的规模不断扩大:每日直播场次超过6万场,涌现出81位年成交额破亿的主播,涵盖服饰、美妆、珠宝、母婴、箱包等多个类目。

其中,薇娅、李佳琦、烈儿宝贝等“头部主播”,单场销售额破百万乃至千万元更是家常便饭。尤其是2019年淘宝直播盛典活动中,薇娅还创造了单场直播销售额破亿元的现象级业绩。

6d872b85946b9d6a53aef8a7b1c320bb

形势一片大好,但这场原本可以好聚好散的合作,最终被阿里亲手打破了。
在赵圆圆离职3个月后,阿里以通报的形式对赵圆圆展开了一场“反攻倒算”。根据通报,阿里方面认定赵圆圆有“三宗罪”:
一、赵圆圆在关联业务合作伙伴处任职/提供服务,利用职务便利为其关联人士和合作伙伴谋取不正当利益,接受礼品及款待。
二、2019年4月,赵圆圆通过上述直播机构负责人,安排自己的女友以高薪入职该机构。至2019年10月,其女友从该机构处共领取薪资数十万元,而其之前在另一家直播机构任职时,月薪不足7000元。
三、2019年9月,赵圆圆借出差之机,以淘宝直播负责人名义参加外部商业大会并收取3万元费用。2018年至2019年期间,赵圆圆分别接受多家直播机构提供的餐饮、住宿及礼品,累积金额约5800元。同时,赵圆圆为多家淘宝直播内容机构的主体公司提供兼职服务。
简单说就是三点:受贿,贪污,以权谋私。
阿里最终的处理决定是:对赵阳(赵圆圆)予以辞退处分,并永不录用。
这个瓜主要有两个疑问:
1. 赵圆圆到底贪没贪污?
2. 为什么离职几个月才爆出来?
只听阿里一面之词显然是不行的,赵圆圆也说“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对于阿里的指控,赵圆圆如果有足够的证据完全可以自证清白,并反告阿里污蔑。
但赵圆圆没有这么做,那么数万元的“贿赂”应该是真的收了。但这件事的来龙去脉,依然疑点重重。面对阿里的追责,赵圆圆是如何反击的?
2.赵圆圆:何以与阿里不欢而散

当然阿里之所以在赵圆圆离职数月后才公布结果,可能是用几个月时间才完成了调查、通报的流程。还有说法是,赵圆圆没能完成阿里的业绩目标——淘宝直播2019年GMV虽然超过了2000亿,但原定目标是4000亿。因此“走的时候闹得不是很愉快”。

c11abef003aa8796493a10ceffb894df

此外,赵圆圆在离开阿里后颇多高调言论,如“直播行业数据造假”,以及在自己的百万阅读量自媒体中撰文猛夸淘宝直播竞争对手的运营模式。前者虽然反响一般,但后者收获了7万+阅读量,文中暗踩了谁,简直太过于明显。

ae00872f026426028f72b0f879baa866

f90928d5d20bdfe5c2732ef6e4949dde

8ba5ef67b69ee9396814c65b54d10688

我们不能说阿里的内部通报是对赵圆圆近期一系列行为的“报复”。但事实上,细品阿里的指控,也确有“欲加其罪何患无辞”之嫌。
在任何行业,名人商演站台都是再正常不过的现象。虽然打着“某某负责人”的口号去参加活动,收取了3万元费用,的确是踩了任何一个有原则的公司的红线;但5800元这一笔包括了“餐饮+住宿+礼品”的费用,当作“贪腐”的重要证据实在是有点牵强。毕竟对于职级已是常人难以企及的阿里P9层级高管来说,商务接待费用数千元实在是稀松平常的事。
如果5800元的接待费就能成为“红线”,那么恐怕阿里高层就如同《红楼梦》中的宁荣二府,“只有门口的石狮子是干净的”了。
赵圆圆女友的薪水问题也是如此:不可否认的是,赵圆圆确实通过自己的职权和关系网帮助女友谋得了一份理想的工作,但此事阿里方面还应拿出更确凿的利益输送证据。
诚然月薪不足7000到年薪数十万是一个巨大的飞跃,但借着近年来直播行业的东风也并非毫无可能。直播带货的东风是中国电商共同缔造的,那么没有足够的证据为何要怀疑一个借着东风“起飞”的人呢?
譬如,三年前谁知道李佳琦、薇娅是谁?谁能想到一场直播带货的营业额,竟然可以破亿?
更何况这种欲置人于“死地”,足以毁掉一个人的职业生涯前途的行为,对阿里自身企业品牌力恐怕也难免会有一些负面影响。这种不欢而散,很可能造成两败俱伤的局面。
3.淘宝直播的“阿喀琉斯之踵”
赵圆圆这两年已经和淘宝直播深度绑定,二者本是共同成长的关系。赵圆圆在任时候,淘宝直播成为近两年的超级风口,还捧出了薇娅和李佳琦等超级头部主播,成绩是有目共睹的。

相关数据显示,2019年最后两个月(也就是双十一、双十二旺季),淘宝直播的开播播主数已有10.88万人,开播的场次320.42万次,观看人数692548.38万人,场均观看人数2161人,场均每小时观看人数410人。

90f6e0da64e9d85bd7c98d6293a8f55c

只是良好的数据无法掩饰一个事实:虽然淘宝直播DAU在2800万左右,但薇娅、李佳琦平均一场的在线人数都在1000万左右。薇娅和李佳琦两大超级头部吸走了绝大部分流量,排在其后的所有主播的流量加起来尚不如二者之一。“先富”功成名就,却无法带动“后富”,这导致淘宝直播始终无法与传统直播短视频类平台相抗衡。
这与淘宝的流量分配逻辑有直接关系:淘宝的逻辑是GMV公平——先给相同的流量,看哪位主播的成交转化率高,后续淘宝就会把更多的流量给到高转化率的主播手上。
凭借晋升机制展示流量的玩法,淘宝直播现阶段平台超过50%的流量和交易额都在头部主播直播间,其他主播可以分的流量少之又少。这造成淘宝主播如果挤不进流量前十名,成交额就非常惨淡。以至于有企业给这类“腰部主播”投资数十万元,却在一场直播中只成交万余元的惨淡经历。
这是赵圆圆在淘宝直播的两年多时间里一直没有解决的问题,也可以说是淘宝直播的“阿喀琉斯之踵”。
事实上,淘宝直播的流量远不如抖音快手。目前抖音和快手的直播DAU已经突破1.5亿,而淘宝直播的DAU大概是2800万。但抖音快手的卖货类主播量级尚不如淘宝,能紧抓“卖货”这一主营业务,淘宝直播当然不是毫无机会。
只是这一切,现在与赵圆圆已经毫无关系了。
4.让子弹飞一会儿

赵圆圆在2020年3月15日曾发过一条朋友圈,说自己换微信号了。当时赵圆圆刚从阿里离职,似有要斩断此前和阿里的一切瓜葛的决心。

9b32538ed660954778289202e98d0d14

阿里内部通报曝光后,曾有人就此事询问赵圆圆的看法。赵圆圆保持了和数月前一样的淡然并表示:“我的为人、我做了什么事情,圈里人都知道,你可以去问一问,聊一圈就都懂了……我这个人特别简单,没那么复杂。”
事件发生时,赵圆圆一度拒绝对阿里的行为进行评论,他表示现在自己“正在筹备创业,其他的都顾不上了”。

但没多久,赵圆圆就在微博发布了一张“一地西瓜”的图片。

358d26dc93c4c28cca04cf3c8e9bff01

这意思是,这件事还有很多瓜可以吃?
这场罗生门的最后结果如何,我们让子弹飞一会儿吧。
时光回溯到2017年,当赵圆圆刚进入阿里时,时任淘宝总裁的蒋凡给赵圆圆定了个目标:用三年时间,将淘宝直播业务团队的KPI做到5000亿元。
如今两个人都深陷舆论漩涡,蒋凡遭降级,赵圆圆被“开除”,阿里的2020年和这个世界一样,实在不太平。
更何况,2019年淘宝直播虽然做了2000亿,但要在2020年做到5000亿,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对于赵圆圆来说,虽然不欢而散也算是卸下了一副重担,只是这副担子未来不管由谁来挑,都依旧有千钧之重。
派代「社群」已汇聚3万+电商人
交流经验|干货共享|资源对接

↓扫码进群,或加微信:paidai06

db2f0f2f646a3ad22eab8be14c895a8e

信誉查询

怎么提高宝贝的权重

怎么提高店铺流量

曝光恶人

琳琅秀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