扭亏为盈财报里,趣店仍未走出寒冬

2020-09-14 09:00:06

配图来自Canva

 

9月7日,“最会赚钱的互金公司”趣店,发布了2020年第二季度财报。

 

从财报情况来看,虽然趣店在2020年第二季度里实现扭亏转盈,但是营收数据并没有那么好看。并且,上市就处于舆论中心的趣店,在近两个季度接连发布的惨淡财报里,越来越不被资本市场所追捧。

 

在纽交所挂牌上市至今,不过两年多的时间,当初互金市值第一的趣店已经不复存在。从百亿美元市值滑向1美元股价的趣店,也已不再意气风发。

 

趣店风光不再

 

在蚂蚁科技即将上市的时刻,曾经与蚂蚁科技共战的趣店却逐渐没有了声音。

 

2019年4月,作为趣店第二大股东的昆仑万维和第四大股东的蚂蚁科技,相继全面退出。还有大股东之一Phoenix Entities也对趣店有所减持,“第一投资人”蓝驰创投退出趣店主要股东行列。

 

显然,趣店并没有维持住向上发展的势头,2020年一开头就从“最会赚钱的互金公司”云端跌落。

 

趣店最新的业绩报告显示,在2020年第二季度,趣店终于扭转一季度的亏损,再一次实现盈利。根据财报数据,趣店二季度实现总营收为人民币11.67亿元,和上年同期相比下降47.4%;净利润为人民币1.79亿元,和上年同期相比下降84.3%。

 

不过对比以往数据,可以明显看到尽管趣店扭亏为盈,但是成绩并不能令人满意。

 

趣店在2017年-2019年间的总营收分别为人民币:47.754亿元、76.92亿元、88.4亿元,同比增长率分别为:231%、61.1%、14.9%;实现净利润分别为人民币:21.645亿元、24.91亿元、32.64亿元,同比增长率分别为:275.3%、15.1%、31.5%。

 

在2020年的第一、第二季度,趣店实现营收为人民币:9.58亿元、11.67亿元,同比增长率为-54.32%、-47.45%;净利润为人民币:-4.86亿元、1.79亿元,同比增长率为-151.23%、-84.33%。

 

趣店的创始人兼CEO罗敏曾经在个人的公众号中表示,在趣店的市值未达到1000亿美元之前,不会再从公司领取一分钱的薪水和奖金。

 

而目前的趣店,在市值不到4亿美元,股价也在1美元左右徘徊。

 

曾经被周亚辉屡次提起,“三年上市、身价百亿”的趣店故事,已经成为了历史。无论是股价还是市值,趣店都没有能留住,在最新一季中,趣店赖以生存的各项金融相关业务表现依旧不佳。

 

金融业务承压

 

目前,趣店已经陷进各项金融相关业务收入衰退的难题中。

 

因为资产负债内贷款平均余额减少的缘故,趣店的融资收入出现下降。财报数据显示,趣店在2020年第二季度报告期内的融资收入为人民币2.809亿元,和上年同期的人民币9.844亿元相比下降41%。

 

同时,由于趣店采取谨慎保守策略,使表外贷款交易量的减少,趣店的贷款便利化收入和其他相关收入也接连跟着收到影响。在2020年第二季度报告期内,趣店贷款便利化收入和其他相关收入的为人民币2.551亿元,和上年同期的人民币6.097亿元相比下降58.2%。

 

此外,与趣店合作的融资机构收紧了信用评估之后,趣店的开放平台交易量出现环比下降将近70%的情况。这直接把趣店的交易服务费和其他相关收入拉到谷底,在2020年第二季度报告期内趣店的交易服务费和其他相关收入为人民币410万元,而上年同期为人民币3.981亿元。

 

在各项金融相关业务收入双双下滑的时刻,趣店还将面临着民间借贷利率新规的冲击。

 

8月20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最高法关于修改关于审理民间贷款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将原来24%和36%的上线进行调整,修改为一年期待款市场报价利率(LPR)的四倍,且立即生效。

 

而趣店在财报中表示,趣店的客户更多是金融机构,而利率上限不适用于金融监管机构批准设立的金融机构以及其分支机构的贷款业务,新规通常被认为主要针对的是私人贷款。但是随着新政策的推进,如果趣店同样被要求实行新规,那么其将面临着再次陷入亏损的可能。

 

与此同时,被趣店给予厚望的奢侈品电商项目万里目,推行的并没有那么顺利。

 

奢侈品电商路难走

 

在各项金融相关的业务出现萎靡之时,不被看好的万里目反而成为了闪闪发光的那一个。

 

根据财报数据,由于奢侈品电商平台万里目的推出,使趣店2020年第二季度的销售收入大幅增加至人民币2.933亿元,而上年同期为人民币1.235亿元。

 

可以看到,万里目给趣店带来了一定收入,不过相对应的因为扩大万里目的影响能力,趣店的收入成本也有所上升。

 

财报数据显示,趣店第二季的收入成本为人民币3.664亿元,和上年同期的人民币2.861亿元相比,增长28.0%。当中,销售以及市场推广费用为人民币1.568亿元,和上年同期的人民币7770万元相比,增长101.7%。

 

虽然目前的趣店还握着较为充足的资金,但是受限制现金并不能满足一般流动性需要。所以,即使现在趣店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人民币10.66亿元,受限制现金为人民币5.108亿元,市场还是出现了质疑趣店“百亿补贴”的声音。

 

其实,对于烧钱的奢侈品电商,趣店高调入场之后,后续推进并不容易。而为了更好的推进万里目,趣店选择与奢侈品电商寺库合作。

 

然而,尽管寺库有着较为丰富的经验,但是营收增速连年下降的问题压在寺库头上,如今的寺库并不是最佳的合作伙伴。根据寺库公开的财报数据,在2019年四个季度内寺库分别实现营收为人民币11.75亿元、17.12亿元、19.42亿元、20.4亿元,同比增长率分别为46.47%、40.32%、23.48%、13.81%。

 

另外,受疫情的打击寺库步履维艰,趣店的万里目加上寺库,能在奢侈品电商这条路上杀出一条生路的可能很低。但不管怎样,趣店创始人兼CEO罗敏的第九次创业——万里目,是否能走出新的康庄大道,是趣店接下来重要的一环。毕竟,趣店已经经不起折腾了。

 

综上所述,曾经攀上高峰的趣店,在屡次创业撞壁之后,让资本市场失去了对趣店的信心。而没有背后金主的加持以及风口的逐渐褪去,都使趣店的竞争优势慢慢被消磨。而种种迹象也表明,现在的趣店想要重回高光时刻的希望,近乎于渺茫。

 

文/野豹财经记者林亚帆,公众号ID:yebaocaijing

掌柜查查怎么使用

淘发客

试客e族

试客联盟登录

降权号怎么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