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军没有电商基因

2019-08-31 12:00:15
作者:风清
来源:电商头条(ID:ecxinwen)

最近,一家估值数十亿的电商尚品网被曝破产。
 
首先,其向工商局递交的破产情况说明被曝光。↓

 
其次,公司内部发出破产遣散通知。↓

 
这意味着尚品背后投资人雷军在电商领域再遭重创,毕竟几年前他还在为尚品站台。

 
实际上,雷军这些年超越阿里腾讯投遍全国,却在电商领域屡战屡败,寸功未立。这么多巧合交织在一起,最终汇聚成一道命运的谶言。


 
1987年夏末,18岁的雷军出现在武汉大学校门口。“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因为酷爱词人李煜的文雅,他给自己留了一头飘逸长发。只不过,他并没有坚持对文艺的追求,而是选择了武大计算机专业。

 
1989年,计算机病毒开始在中国泛滥,武大机房经常中招瘫痪。雷军与同学合作开发出一个杀毒软件“免疫90”,拿下了湖北省大学生科技成果一等奖。为此,湖北省公安厅还专门请他去开了一场反病毒技术演讲。
 
与计算机结下的机缘,很快将他卷进了行业浪潮中。
 
大学毕业后,雷军成为“北漂”中的一员,在一次计算机展览会上金山副总裁求伯君对这个年轻小伙子印象深刻。第二次见面,他用一顿全聚德烤鸭将雷军招入了金山。

图:雷军和求伯君

雷军的技术给金山注入了强劲的生命力,公司进入快车道。1998年,联想收购金山,公司重组,雷军走马上任CEO 。
 
作为附属品,这次跳跃顺带点燃了雷军的电商野心。
 
1998年春,顶着“中国个人站长第一人”头衔的高春辉来北京见网友。此前,他和雷军因在网上讨论软件技术而留下联系方式,他要见的正是雷军。
 
当时,搜狐、网易、新浪三剑客刚刚登上历史舞台,雷、高两人都嗅到了互联网大时代来临的气息。他们写了几个月代码后,1999年1月3日,卓越网正式上线。
 
上线8个月后,卓越网访问量超过100万,数据相当漂亮,但这个网站未来做什么,雷军和高春辉发生了分歧。
 
高春辉认为要做互联网垂直网站,但雷军想做电商。就在这个关口,阿里巴巴和当当网相继上线,形势的天平渐渐向雷军倾斜。
 
于是,雷军将卓越网从金山独立出来,说服了当时的联想高级副总裁杨元庆,最终,金山和联想共同投了1640万启动资金,目标直指中国版亚马逊。
 
当年底,在北京东城朝阳门北大街8号富华大厦,雷军给在微软和思科干过的王树彤打电话,俩人一起吃午饭。席间,雷军说道:“做互联网不见得行,但不做互联网肯定不行。”

图:卓越梦幻四人组

他对着王树彤画了一张大饼,一个星期后,王树彤通知雷军可以过来,并向雷军引荐了一个重要帮手:陈年。
 
2000年初,王树彤正式加入卓越网。当时,董事长雷军、CEO王树彤、副总陈年,再加上技术总监熊长青,他们被称为“梦幻团队”。

 
此后卓越网改版,首页IT新闻一扫而光,取而代之的是图书和影碟。大家都不知道电商怎么做,人人抱着一本《亚马逊传奇》啃。
 
20世纪初的几年,中国电商基础设施非常落后。首先没有银联,很少人相信网上支付;其次,动辄几周的快递效率,让早期的拓荒者无比绝望。
 
与此同时,为了和阿里、当当赛跑,卓越不断增加投入,《读者》杂志的广告几乎被它包揽,一年两三千万的运营成本让雷军心慌了。
 
最终,董事会选择套现走人。2004年,卓越网作价7600万美元卖给了亚马逊。雷军在采访中说道:中国电商还在烧钱时代,对卓越来说选择并不多。
 
十四年后,中国电商交易规模达到惊人的9万亿,物流、物料、消费习惯等基础设施一应俱全。如果雷军坚持下来,卓越网会不会成为今天的阿里?
 
 
 
“卓越梦幻四人组”解散后,王树彤自立门户创立敦煌网,陈年却郁郁不得志,消沉了好久。
 
就在他山重水复疑无路的时候,美国一个服饰品牌PPG横空出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之势打响了知名度。陈年眼前一亮,都是垂直电商,无非是把以前亚马逊的图书换成衣服,那么就卖衣服吧!
 
2007年,PPG获得全国最佳商业模式第三名,同年,陈年和雷军筹到700万资金,凡客——VANCL正式起航。
 
对于这个名字,还有个段子:雷军说,美国有亚马逊,我们能不能取个尼罗河?陈年一查,尼罗河已经被人注册了。
 


对于VANCL,坊间流传的说法是VAN是先锋的意思,C是陈年,L是雷军,这个名字,寓意着中国电子商务的先锋组合。
 
雷军为什么要投凡客?他的解释是这样的:“只因为他是陈年,其实不关心他做的是凡客诚品还是什么。”
 
这恰好符合他一贯的投资风格:1、不熟不投;2、只投资人;3、投资后帮忙不添乱。
 
2010年,凡客全年成交量20亿,陈年几乎要摸到马云的脊背。
 
看到成绩后他飘了起来,他给凡客的2011年定了个小目标:全年营收100亿。在这个目标下,凡客疯狂给厂家下订单,为了达成销售目标,又扩展了小家电、饰品等品类,甚至连拖把都卖。
 
那一年凡客估值50亿美元,在它前面的只有阿里和京东。
 
然而到了下半年,市场环境急转直下。当年全国服装企业倒闭7500家,大量库存疯狂涌向电商平台,打折促销,亏本甩卖,将凡客逼向了绝境。
 
年底总结,凡客离100亿的目标差了一大截,并且多出19亿库存和6亿亏损。
 
高空跌落的凡客奄奄一息,再不输血就撑不下去了。

 
到了2013年,眼看几年心血就要毁于一旦,雷军把陈年约出来喝了一顿酒。席间,他拉着陈年的手说:我们还是兄弟吗?不是,吃完饭我就走人;是兄弟,就把话说明白,凡客产品不行,凡客对待产品的态度不行。
 
酒后,雷军跑到凡客的仓库,在铺天盖地的库存里愣是找不出一件像样的衬衫。陈年感到又羞愧又气氛,从此下定决定向小米模式学习。
 
只投资人的雷军看到陈年反省后倍感欣慰,立即领投了凡客一亿美元融资,保住了一线生机。
 
可惜的是凡客那一仗元气大伤,自此存在感越来越弱。
 
有人说,凡客从PPG那里学投广告,从京东学自建物流,从唯品会学搞特卖,从小米学极致性价比,却唯独没有自己的看家本领。
 
在2018年的电商TOP20榜单中,凡客从十年前的第5名,滑到了现在20名之外,至于具体排多少位,恐怕既没人知道,也没人关心了。
 
 
 
在凡客起步的时候,曾经有一个人想要投它,没想到没把握住机会,再想投的时候凡客已经冲上云霄。
 
这个人就是李彦宏的前助理毕胜。

图:毕胜(左二)在百度上市当天
 
2005年,百度在美国上市,当天股票大涨354%,一夜之间百度出了8个亿万富翁、50位千万富翁。一战实现了财务自由的毕胜,辞职回家享受生活,大部分时间看片打游戏。
 
一次,雷军在活动上碰到他说:“你看人家陈年比你大多了,看看人家的激情!”
 
“我不是没激情,我是不知道该干啥。”
 
“干电子商务,这个肯定热。”
 
“卖啥?”
 
“卖玩具,中国有三亿适龄儿童,网上也很少有人卖玩具,市场很大。”

 
作为老朋友,毕胜对雷军的话从不怀疑,说干就干。连商业计划书都没要,雷军就投了他200万美元。2008年,乐淘网正式上线。
 
当木已成舟,毕胜很快发现这条路走错了。首先,中国的父母都知道玩物丧志,不愿意花钱给孩子买玩具。其次,整个中国玩具市场就100亿,互联网上的市场更小。
 
于是一年后乐淘网转型卖鞋子。
 
刚开始,卖鞋很顺利,次年销售额突破1亿,3轮融资一共拿到数亿人民币,眼看就要上市了。
 
可惜毕胜低估了同行的模仿能力,国内很快冒出了十多家鞋类垂直电商,每家都号称规模最大。蓝海变红海,乐淘网招架不住再次转型,一口气推出6个自有鞋类品牌。
 
转型后果是,2011年乐淘最高峰一天能卖4万双鞋子,2012年每天只剩几百单。不到半年,它就堆积了几千万库存,回天乏术。
 
2013年,乐淘网被香港一家公司收购,它带着雷军的电商梦一起淡出了人们的视野。

 
我们看到,从2004年至今,天使投资人、顺为资本创始人雷军的投资项目超过百个,它们有的上市有的被收购,其中最高投资回报率超过1000倍,比刮彩票还过瘾,唯独在电商领域却铩羽而归。
 
回过头,我们再看他的投资策略“不熟不投”“只投资人”,忽视赛道和前景这恰好是电商的大忌。

商务合作请联系微信\QQ:28813396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