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电商平台悄然“消失”!曾覆盖全国50城

2021-07-30 09:00:37

同是败退

相较于同程生活的轰然倒塌

食享会的隐去

低调得很

↓↓

7月26日,一名上海地区的供应商林慧(化名)告诉记者,上月已经与食享会“断了合作”,食享会已经结清了款项,尚未付的是万把块钱的押金。

记者查阅启信宝发现,截至目前,食享会旗下成都、宁波、江西、邯郸、合肥、南京、台州、泰州、杭州、西安等15家分公司均已显示“注销”。

记者查询发现,食享会的微信公众号最后一篇推送停留在2021年2月12日,微信小程序“食享会”“食享会团长端”一直显示加载中,无法打开。微博也在2021年3月5日之后就没有更新。

7月26日,食享会高级合伙人杜非在其个人微博上表示,自己正式于当日卸任食享会高级合伙人职务。创始人戴山辉也悄然退出食享会母公司“武汉七种美味科技有限公司”主要人员之列。

知名电商平台悄然“消失”!曾覆盖全国50城

公开资料显示

2017年12月

食享会由原本来生活副总裁戴山辉创立

从2016年开始

在本来生活推广社区社群模式

经历了生鲜电商B2C、O2O、

新零售几轮模式迭代和探索

最终形成了食享会

天眼查显示

食享会母公司武汉七种美味科技有限公司

成立于2018年6月

经营范围包括

初级农产品、食品、水产品、

日用百货的销售、网上销售等

该公司最大股东

及疑似实际控制人为戴山辉

2018年末,公司方面表示,食享会已布局了长三角为主、覆盖全国的50多个城市,拥有团长近2万人。2019年10月,食享会拿到了腾讯投资的B+轮融资,当时食享会宣布80%的覆盖城市已经持续保持了盈利。

今年1月,在接受媒体专访时,戴山辉表示,食享会所运营的城市在2020年全部实现盈利,且食享会每月销售额在2亿~3亿元之间。

知名电商平台悄然“消失”!曾覆盖全国50城

食享会APP

相较于同程生活

在公众号公开宣布破产

食享会更像是突然失踪

“大约一个月前,

那边的人就都找不到了,

也没有专门下达通知什么的。”

上海的供应商林慧说。

另一名位于上海的食享会供应商

也向记者表示

从上个月就再未和食享会有过联系

“如果感觉有什么不对,

就是这几个月食享会那边

有人频繁离职,单量锐减。”

据这名供应商表示

他们与食享会商量的账期是3天

截至目前

食享会已经付清了货款

据媒体报道,从今年3月份起,食享会就对部分供应商有拖欠货款现象,也从3月开始拖欠员工工资。

与此同时,食享会总部也从原办公地搬离。根据媒体报道,食享会总部原办公地门口张贴的公告显示,食享会5月31日到6月4日搬迁办公室,但新办公地址根本没有办公人员。

知名电商平台悄然“消失”!曾覆盖全国50城

食享会就这样突然消失

7月26日

记者拨打食享会企业电话

发现该电话因未付费已停机

记者发现

近期食享会相关公司

发生了多次工商变更

启信宝显示,武汉七种美味对外投资的21家公司中,已有15家企业注销。以注册资本为5000万的成都食享会科技有限公司为例,启信宝显示,该公司早在2021年4月9日就决议解散。

知名电商平台悄然“消失”!曾覆盖全国50城

图片来源:启信宝截图

创始团队也在淡出食享会。

启信宝显示,2021年6月30日,食享会创始人戴山辉不再担任食享会的运营公司、武汉七种美味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经理职务,由杨锋接任。监事陈依慧也在同日退出,金铁鹰接任。戴山辉为公司大股东,持股近84%。

此外,7月26日,食享会高级合伙人杜非也宣布辞任高级合伙人的职务。他在微博上表示,“自己都没想到,在经历了B2B、B2C、生鲜农业电商之后,又在社区团购这个行业里浸染了两年多,而这两年,恰又是它波澜起折、格局重定的关键时刻。”

知名电商平台悄然“消失”!曾覆盖全国50城

食享会

是继同程生活宣告破产后

7月爆出难以为继消息的

第二家社区团购企业

与同程生活一样

食享会是初代社区团购平台

今年1月

戴山辉在接受媒体专访时曾表示

目前的社区团购市场

全国层面是一个5+5的结构

分别为5家创业公司:

兴盛优选、十荟团、食享会、

同程生活、美家优选

和5家平台巨头:

京东、阿里、美团、滴滴、拼多多

而现在

社区团购行业正重新洗牌

上海尚益咨询公司创始人

胡春才告诉记者

“通过盲目扩大规模、

在资本上烧钱的方式

进行发展的模式是不健康的,

对行业的生态造成杀伤力。”

而在百联咨询创始人庄帅看来

食享会这类初代社区团购平台

遭遇变故的原因

还是和前期跑马圈地过度有关

早在2018年末,食享会便已经表示覆盖了全国50多个城市,在疫情期间,在其创始地武汉,食享会曾有过高速发展。据报道,疫情时期,食享会覆盖武汉2000多个小区,单量也成倍增长。

这一切在2020年巨头相继入场之后,迎来了拐点。在此过程中,食享会还曾经试图通过加码补贴的方式竞争市场。

今年3月份,国家市场监管局对橙心优选、多多买菜、美团优选、十荟团、食享会等5家社区团购企业进行行政处罚。处罚原因提到,这些企业通过巨额补贴,低于成本的价格倾销,扰乱了市场秩序。

庄帅对记者表示,初代社区团购平台都是快速融资、快速发展团长、自营采购的模式,追求的是或寻求巨头并购,或者独立上市。

然而,随着2020年的巨头下场,早期入场的初代社区团购平台因为没有建好护城河而面临诸多挑战。

  • “(初代社区团购)这个模式下,本身门槛很低,短期构建护城河难度太大,时间又都拿来跑马圈地,供应链很弱,团长不稳定。”

    庄帅细数了初代社区团购平台的问题。

他同时表示,如果在竞争不激烈的情况下,该类平台提升组织管理能力、降低成本,还是有生存空间的,“如果它们之前摊子铺得不大,还是可以活的。”

一切都无法假设

在具体的模式上

食享会曾尽力与巨头打差异化

但这番努力并未奏效

新晚报综合每日经济新闻、扬子晚报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