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戈平产品全代工电商渠道弱 3年研发费不足900万元

2021-10-20 09:00:37

来源:中国经济网

中国经济网编者按:10月21日,毛戈平化妆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毛戈平”)首发申请将上会。公司主要从事MGPIN与至爱终生两大品牌彩妆、护肤系列产品的研发、生产、销售及化妆技能培训业务。

毛戈平因已IPO排队近5年之久而备受市场关注。2016年12月,毛戈平递交招股书谋求A股IPO,于2017年9月更新招股书,此后再无消息。

华尔街见闻报道指出,之所以在排队中耗时如此之久,原因之一或与其存在“九鼎系”基因有关,据申报稿显示,苏州浦申九鼎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下称浦申九鼎)持有其10%的股权,是毛戈平最大的外部股东。自九鼎集团在2018年3月遭到证监会立案调查后,其所参与的IPO项目几乎搁浅,2021年9月,九鼎系所持股的江苏德纳化学股份有限公司IPO项目又遭否决。

毛戈平2017年招股书披露,毛戈平的保荐机构是长江证券承销保荐有限公司,保荐代表人是张丽丽、王初。毛戈平拟在上交所主板公开发行不超过2000万股,且发行股份数量占公司发行后总股本比例不低于25%。

公司拟募集资金5.12亿元,其中2.29亿元用于“渠道建设项目”、7158.42万元用于“研发中心建设项目”、6094.68万元用于“形象设计培训机构建设项目”、1.5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渠道建设项目”拟用募资占比达44.79%,补流占比达29.31%。

公司拟募集资金远超公司总资产。2014年末-2016年末及2017年6月末,毛戈平资产总计分别为2.44亿元、2.58亿元、2.84亿元、2.95亿元,其中流动资产分别为1.48亿元、1.63亿元、1.90亿元、1.94亿元,占总资产的比例分别为60.80%、62.95%、66.87%、66.01%。

2016年,毛戈平净利润下滑。2014年-2016年及2017年1-6月,毛戈平营业收入分别为2.79亿元、3.21亿元、3.43亿元、2.01亿元,净利润分别为4711.26万元、5462.47万元、5331.95万元、3560.42万元。同期,公司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分别为3.43亿元、3.81亿元、3.98亿元、2.53亿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7265.12万元、5497.33万元、6760.01万元、3938.96万元。

据红星新闻整理的数据,公司2017年营收下滑,之后两年增长。毛戈平2017年-2020年的营业收入分别为3.04亿元、3.89亿元、5.56亿元、7.30亿元,净利润分别为7005.54万元、8188.46万元、1.26亿元、1.75亿元。

毛戈平3年的研发费用仅892.07万元。2014年-2016年及2017年1-6月,毛戈平研发费用分别为244.69万元、305.11万元、342.27万元、157.17万元,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0.88%、0.95%、1.00%、0.78%。

毛戈平3年销售费用合计4.40亿元。2014年-2016年及2017年1-6月,毛戈平销售费用分别为1.12亿元、1.18亿元、1.34亿元、0.76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39.95%、36.67%、39.09%、37.98%。

截至2017年6月30日,公司研发人员为15人,占员工总数比例的1.14%;公司业务人员为866人,占员工总数比例的65.56%。

据毛戈平招股书,公司生产环节主要依靠外协加工完成,自身并未自建生产设施,因此公司无需取得化妆品生产许可。

报告期内,公司产品的销售渠道主要分为百货直营、经销渠道、培训渠道、电商渠道等方式。其中公司直营渠道销售占比在7成左右。2014年-2016年及2017年1-6月,毛戈平百货直营渠道销售金额分别为1.65亿元、1.84亿元、2.13亿元、1.22亿元,占比分别为69.35%、69.37%、75.04%、74.07%。

公司电商渠道销售占比仅2%。各期,毛戈平百货电商渠道销售金额分别为488.20万元、553.66万元、644.12万元、344.27万元,占比分别为2.05%、2.09%、2.27%、2.10%。

据中国网财经,毛戈平公司的爆款单品在用户端的口碑呈两极分化态势。在MGPIN品牌下,稳居天猫旗舰店“热销第一名”的毛戈平高光粉膏口碑成两极分化。有网友评论称“不好卸妆、上妆费时、浮粉严重及不适合新手”,也有网友表示,说不好用是因为上妆手法不对,实际上产品在“服帖、持久”等方面都做得很好。据记者对部分终端消费者的调查显示,毛戈平的彩妆产品属于专业彩妆,需要一定的专业手法,才能用得出效果。

2014年-2017年上半年,毛戈平4度决议分红,合计分红达1.48亿元。2014年-2017年上半年3年半时间里,毛戈平实现的净利润合计为1.91亿元。

中国经济网记者就相关问题采访毛戈平,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本土化妆品牌拟上交所主板募5亿 IPO排队近5年

毛戈平主要从事MGPIN与至爱终生两大品牌彩妆、护肤系列产品的研发、生产、销售及化妆技能培训业务。公司的化妆品以彩妆为主,护肤品为辅,包括“MGPIN”与“至爱终生”两大品牌,其中:“MGPIN”品牌以公司创始人毛戈平的名字命名,是公司的核心品牌。“MGPIN”品牌定位为高端品牌,以中高端百货专柜直营模式为主,是面向都市女性的本土高端化妆品品牌;“至爱终生”品牌以经销模式为主,定位于二、三线城市的女性消费者,致力于提升公司产品的覆盖群体及销售区域。

2017年招股书披露,毛戈平直接持有公司42.63%的股份,汪立群直接持有公司11.08%的股份;毛戈平、汪立群夫妇通过帝景投资、嘉驰投资间接持有公司1.74%股份。毛戈平、汪立群夫妇合计持有公司55.45%的股份,为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

北京日报指出,毛戈平是一位知名的本土化妆师,曾因为影视明星刘晓庆化妆而成为业界传奇。

MGPIN品牌收入占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71.61%、69.23%、74.16%、72.80%,至爱终生品牌收入占比分别为17.42%、16.38%、11.16%、11.31%,化妆培训收入占比分别为9.52%、12.64%、12.64%、13.64%。

毛戈平产品全代工电商渠道弱 3年研发费不足900万元

毛戈平拟在上交所主板公开发行不超过2000万股,且发行股份数量占公司发行后总股本比例不低于25%,拟募集资金5.12亿元,其中2.29亿元用于“渠道建设项目”、7158.42万元用于“研发中心建设项目”、6094.68万元用于“形象设计培训机构建设项目”、1.5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其中“渠道建设项目”拟用募资占比达44.79%,补流占比达29.31%。

毛戈平产品全代工电商渠道弱 3年研发费不足900万元

毛戈平的保荐机构是长江证券承销保荐有限公司,保荐代表人是张丽丽、王初。

拟募资额远超总资产

毛戈平2017年招股书披露,公司拟募集资金远超公司总资产。2014年末-2016年末及2017年6月末,毛戈平资产总计分别为2.44亿元、2.58亿元、2.84亿元、2.95亿元,其中流动资产分别为1.48亿元、1.63亿元、1.90亿元、1.94亿元,占总资产的比例分别为60.80%、62.95%、66.87%、66.01%。

毛戈平产品全代工电商渠道弱 3年研发费不足900万元毛戈平产品全代工电商渠道弱 3年研发费不足900万元

以上同期,公司负债分别为7368.23万元、12350.16万元、9557.46万元、9893.73万元,其中流动负债分别为6654.26万元、11674.89万元、9069.88万元、9129.84万元,占总负债的比例分别为90.31%、94.53%、94.90%、92.28%。

业绩波动后向上

2016年,毛戈平净利润下滑。2014年-2016年及2017年1-6月,毛戈平营业收入分别为2.79亿元、3.21亿元、3.43亿元、2.01亿元,净利润分别为4711.26万元、5462.47万元、5331.95万元、3560.42万元。

毛戈平产品全代工电商渠道弱 3年研发费不足900万元

以上同期,公司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分别为3.43亿元、3.81亿元、3.98亿元、2.53亿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7265.12万元、5497.33万元、6760.01万元、3938.96万元。

毛戈平产品全代工电商渠道弱 3年研发费不足900万元

据红星新闻整理的数据,公司2017年营收下滑,之后两年增长。毛戈平2017年-2020年的营业收入分别为3.04亿元、3.89亿元、5.56亿元、7.30亿元,净利润分别为7005.54万元、8188.46万元、1.26亿元、1.75亿元。

毛戈平产品全代工电商渠道弱 3年研发费不足900万元

3年研发费用892万元

毛戈平3年的研发费用仅892.07万元。2014年-2016年及2017年1-6月,毛戈平研发费用分别为244.69万元、305.11万元、342.27万元、157.17万元,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0.88%、0.95%、1.00%、0.78%。

毛戈平产品全代工电商渠道弱 3年研发费不足900万元毛戈平产品全代工电商渠道弱 3年研发费不足900万元

截至2017年6月30日,公司研发人员为15人,占员工总数比例的1.14%。

3年销售费用4.40亿元

毛戈平3年销售费用合计4.40亿元。2014年-2016年及2017年1-6月,毛戈平销售费用分别为1.12亿元、1.18亿元、1.34亿元、0.76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39.95%、36.67%、39.09%、37.98%。

毛戈平产品全代工电商渠道弱 3年研发费不足900万元毛戈平产品全代工电商渠道弱 3年研发费不足900万元

截至2017年6月30日,公司业务人员为866人,占员工总数比例的65.56%。

未自建生产设施 产品全代工

公司生产环节主要流程如下图所示:

毛戈平产品全代工电商渠道弱 3年研发费不足900万元

公司外协加工商的合作分两种形式:其一,公司自主完成对彩妆料体、护肤料体、包装材料等原材料的采购,将原材料交付给外协加工商,由外协加工商根据公司的要求加工生产出成品;其二,根据公司的要求,由外协加工商完成对彩妆料体、护肤料体等原材料的采购。同时,公司自主采购包装材料等原材料,并将其销售给外协加工商。外协加工商完成对包装材料的采购后,完成生产,将产成品交付公司。

毛戈平招股书坦言,目前公司并未建设自身的化妆品生产设施,产品的生产主要通过外协加工模式进行,这对公司的产品质量控制水平提出了严格要求,也导致了公司可能存在产品供应不足的风险。一旦外协加工商或产品供应商在生产环节出现事故、或产品质量出现问题、或产品供应不足、或产品供应不及时,均会对公司的品牌形象以及当期业绩造成不利影响。

毛利率超同行均值

公司的综合毛利率始终高于行业平均毛利率。2014年-2016年及2017年1-6月,毛戈平综合毛利率分别为81.50%、79.70%、78.22%、78.88%,同行平均值分别为73.27%、73.17%、73.20%、69.92%。

毛戈平产品全代工电商渠道弱 3年研发费不足900万元

毛戈平招股书称,公司毛利率高于上海家化的主要原因系公司以生产彩妆产品为主,护肤品为辅,与上海家化的产品结构存在一定差异。同时,上海家化护肤类产品主要为大众产品,毛利率相对偏低,而公司主要生产中高端产品,因此公司护肤产品毛利率高于上海家化。公司毛利率水平与欧舒丹相近,略高于欧莱雅、资生堂和自然美,主要是因为欧莱雅、资生堂等国际品牌知名度高,业务和产品已实现多元化发展,旗下经营多种子品牌,覆盖高中低端化妆品、美发及日用护理类产品,而公司主要做高端彩妆及护肤产品。产品结构的差异性是公司毛利率略高于可比公司的主要原因。

电商渠道销售占比仅2%

报告期内,公司产品的销售渠道主要分为百货直营、经销渠道、培训渠道、电商渠道等方式。

毛戈平产品全代工电商渠道弱 3年研发费不足900万元

公司直营渠道销售占比在7成左右。2014年-2016年及2017年1-6月,毛戈平百货直营渠道销售金额分别为1.65亿元、1.84亿元、2.13亿元、1.22亿元,占比分别为69.35%、69.37%、75.04%、74.07%。

各期,公司经销渠道销售金额分别为4567.25万元、5288.89万元、4277.82万元、2437.42万元,占比分别为19.16%、19.99%、15.06%、14.85%。

各期,公司培训渠道道销售金额分别为2221.80万元、2227.26万元、2147.73万元、1469.92万元,占比分别为9.32%、8.42%、7.56%、8.96%。

爆品口碑两极分化

据中国网财经,毛戈平公司的爆款单品在用户端的口碑呈两极分化态势。

目前,公司化妆品以彩妆为主,护肤品为辅,包括MGPIN与至爱终生两大品牌。其中,MGPIN以创始人毛戈平的名字命名,是公司的核心品牌,定位高端品牌,以中高端百货专柜直营模式为主,均价为300-450元。

在MGPIN品牌下,稳居天猫旗舰店“热销第一名”的毛戈平高光粉膏口碑成两极分化。有网友评论称“不好卸妆、上妆费时、浮粉严重及不适合新手”,也有网友表示,说不好用是因为上妆手法不对,实际上产品在“服帖、持久”等方面都做得很好。据记者对部分终端消费者的调查显示,毛戈平的彩妆产品属于专业彩妆,需要一定的专业手法,才能用得出效果。

三年分红1.48亿元

经2014年3月28日召开的董事会通过决议,公司向全体股东分配现金股利3,000万元(含税)。

经2015年4月17日召开的董事会通过决议,公司向全体股东分配现金股利6,000万元(含税);

经2015年10月26日召开的董事会通过决议,公司向全体股东分配现金股利3,000万元(含税)。

经2017年3月22日召开的董事会通过决议,公司向全体股东分配现金股利2,800万元(含税)。

携“九鼎”基因闯关

据华尔街见闻,之所以在排队中耗时如此之久,原因之一或与其存在“九鼎系”基因有关,据申报稿显示, 苏州浦申九鼎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下称浦申九鼎)持有其10%的股权,是毛戈平化妆最大的外部股东。

毛戈平历史上经历过七次增资,而浦申九鼎便是在第七次增资中出现在毛戈平化妆的股东名单中。

据申报稿显示,2015年9月,昆吾九鼎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昆吾九鼎)从新开发联合创业投资企业(下称新开发)手中以12.22元每股的转让价格取得杭州汇都化妆品有限公司(毛戈平化妆的前身,下称杭州汇都)10%的股权,由此,昆吾九鼎以7330万元的价格成为杭州汇都的第四大股东。

但是这场认购维持不到一个月,昆吾九鼎便以同样的价格将其手中的股权转让给浦申九鼎。

至此,浦申九鼎顶替昆吾九鼎成为杭州汇都第四大股东,这也是杭州汇都在IPO之前的最后一次增资。

“补充说明昆吾九鼎受让又转让股权的原因”。监管层在问询函中提出疑问。

对此,毛戈平称,浦申九鼎在新开发进行股权受让时未能够募集资金尚未募够,不满足新开发对于财务状况和支付能力的要求,因此由昆吾九鼎先行参加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组织的网络竞价,待其成功受让标的股权且浦申九鼎筹集资金到位后,昆吾九鼎再将其股权转让至浦申九鼎。

其中,浦申九鼎的执行事务合伙人是西藏昆吾九鼎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西藏昆吾),而西藏昆吾的唯一股东正是昆吾九鼎。

此外,在毛戈平的外部投资者中,还包括浙江天易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天易创投),而天易创投与浦申九鼎的股权结构、是否与发行人存在关联关系也遭到了监管层的问询。

值得一提的是,自九鼎集团在2018年3月遭到证监会立案调查后,其所参与的拟IPO项目几乎停滞,直至2021年年中,九鼎系旗下IPO项目-美能清洁在7月底成功过会,九鼎系参投的IPO项目终于得以顺利推进。

但是,九鼎系参投的另一个IPO项目-德纳化学却在今年九月底被否,其中九鼎系的出资问题成为发审会上被关注的焦点,这或许也意味着携带“九鼎系”基因的IPO项目依旧存在着不确定性。

在即将举行的发审会上,“九鼎系”的身份问题或许仍有可能成为监管层关注的问题。